当前位置: 首页 > 新品上市

浏览历史

© 2005-2018 每个清明节我们都会无一例外地去关城扫墓,那的城墙下有烈士的坟墓。关城离我的学校酒钢六小并不远,我们背着水壶甩着外套唱着队歌半个多小时就能冲到关城脚下。在那里我们听嘉峪关乡的支书给我们讲王天存烈士的故事,之后会有一个挖地雷的活动。我们在老师的号令下一齐向嘉峪山上跑去漫山遍野地寻找头一天老师压在那些大大小小石头下面,写着地雷或者平安的字条寻找到的同学会领到一只带橡皮的铅笔,或者一个有十六页的方格本子。像这样充满技术含量的活动我一般是不会参与的自觉智商有限,好运气绝对不会落在我的头上。我会独自攀爬到山顶后默默地眺望远处的景色。远处也是灰黄色的戈壁北面,是黑乎乎的马鬃山。南面是白雪覆盖的祁连山这两山之间便是无人看管的关城,那时候我们叫它城楼。嘉峪山上可以很清楚地看到关城的许多地方。因年久失修它已变得如同一个衣衫褴褛的老人,顺着嘉峪塬可以攀爬到残破的城墙上去。 版权所有,并保留所有权利。